宁县早胜往事之人物篇——三蛮

励志文章 阅读(652)

  早胜往事之人物篇

  文/师建军

  三蛮,是早胜街道人。

  俗话说,“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”,三蛮的家就在早胜老猪市跟前,所以三蛮的几个达达都是这个猪市上的牙子(经纪)。三蛮爱念书,爱干活,坳地里疯长的野草让他在放暑假几天就拔完了。三伏天已过,地里要拉的垫猪圈土,猪圈里的粪土已被他用架子车凑时间拉完了。眼看要开学了,他的学费,书本费还无着落,他心急如焚,急得在地上转圈圈。自从上了中学,他的学费都是自己谋算的。家里是不太富裕,但是绝对不缺学杂费,是他的心气太高,作为家里的排行老大,他要自强自立,“滴自己的汗,吃自己的饭!自己的事自己干,靠人靠天靠祖上,都不算是英雄好汉!”,他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  宁县早胜往事之人物篇——三蛮

  整个漫长的假期对他来说如惊鸿一瞥,假期里他在大坳里拾蒲公英,大场里捏的晒杏干干和杏胡,南街沟里去挖小柴胡和甜草根,他简直就是个“钱痴”。早胜人天生对钱就特别敏感,而三蛮从小耳濡目染,小小的年纪就对钱膜拜不已。因为他害怕穷,“穷则思变”,他想用他“萤火虫”的光芒来点亮黎明。

  宁县早胜往事之人物篇——三蛮

  今天逢八有集,家里来了个猪贩子,是从焦村塬上过来的,人说话声音洪亮,不断用手比划着,一看就是个精灵鬼。三蛮这样想着进了西窑,锅里空空如也,只有泛黄的蒸锅水在沸腾,炕上的盘子里已凌乱不堪,晌午饭又没戏了。三蛮从馍笼里抓了一绺子锅塌塌,拿了几枚绿红线辣子,在盐盆子蘸着青盐,有滋有味的嚼了起来,喉咙里不断发出“吭哧,吭哧”的喘气声。窑帮口,几个大麻包正在地上巅簸翻滚,父亲拽了一下麻包,几头猪娃子唧唧歪歪的顺势落地。天热,需降温,这时,父亲端来一铁盆晒热的凉水,内面布满泡沫,那是刚刚放进去的洗发水“一叶兰”。猪娃子刚离奶几天,毛发已了无生机,呈现出干燥微黄的毛色,除非用煮熟的玉米豆子补充营养,否则形象会更惨不忍睹。父亲用手尖撩泼着加了洗发液的水,三蛮就在傍边用一把老梳子在猪娃子身上梳理着猪毛,小家伙哼哼唧唧的发出满意的鼾声,西照日头落在猪娃子身上,毛闪着亮光,简直美轮美奂,熠熠生辉。“这趟让蛮蛮去!”父亲对焦村过来的猪贩子老张说。三蛮窃喜,赶紧去他的窑里换上了刚买不久的回力鞋,穿上了夏季买的白衬衫,他在那清汤寡水的猪食盆子里照了一下,挺帅气的。一头胆子大的猪娃子蹭了一下他的脚踝,以为他要抢食哩。院里的西瓜皮,是他集市上捡拾的,几头猪娃子正在抢食,他用脚虚晃了一下,猪娃子满院胡窜,换食离奶水的猪娃子不敢多吃西瓜皮,一吃就拉稀。崖头奔奔车的后厢里,那就是猪娃子和三蛮共同的天地,臭气薰天,尤其是热天,更是呛人。父亲开始用冰草绳捆绑猪娃子了,三蛮麻溜的攥着猪娃子,小家伙尖叫着,黄尿顺着他的脚面淌了下来,湿了他的白鞋,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。车子已经发着了,这种“古城”牌奔奔车耗油量大,正歇里斯底的冒着黑烟,三蛮和老张抬着猪娃子扔进了车厢,用网子网好车厢,顺势坐在了奔奔机的引擎盖上。父亲嫌不稳当怕巅,让三蛮直接坐在了后厢里。猪开始哼唧哼唧,三蛮便坐了下来,和猪娃子一同被揺晃进了梦乡。奔奔车过焦村洪洞张时,三蛮被叫醒,这是到了老张的家。

  宁县早胜往事之人物篇——三蛮

  门口有三间箍窑,三蛮跟上老张进去提了一桶泥根子的水加进了奔奔车的水箱里,这是他不止一次两次干的眼色活了,老张很是满意。老张的婆娘从箍窑里出来,把腌好的洋姜丝和咸韭菜用罐头瓶子瓷瓷实实装了满满一瓶,三蛮偷笑了,他最爱吃这个了,尤其是死面饼子,而这两样,老张的婆娘早都准备好了!

  “走阿哒呀?还是镇原哪边?”,老张的婆娘高声问着,三蛮也知道了这次的目的地。老张一气子喝完了一大老碗凉面汤,从箍窑里走了出来,身上已多加了一件棉领掛子,看着艳阳高照的天,“秋老虎”正在发着淫威,这领掛子不是多余吗?三蛮心里在嘀咕着,“走,出发了……”,老张的吼叫声在洪洞张是出了名的,左邻右舍都听得见,这是一种自豪与卖派的广告,意思是他捷足先登,要一溜小跑奔小康了。三蛮心里想,人稍微有点钱,就烧得担不住一担麦衣子了。董志塬的田野,比早胜塬绿得好多,玉米缨子像秦腔戏里的胡子生,胡子翘起来老高,稻黍头子也红的发紫,绿头萝卜从地里探出脑袋,看着匆匆一闪而过的陌生而神奇的世界,奔奔车一路高歌,转眼驶入肖金境内,翻过巴家咀水库,上塬就是镇原县的太平乡了,这是他们此行的第一站。太平过去就是孟坝镇,这是镇原县比较大的乡镇,镇上的农户养的驴多猪少,猪娃子自然成了紧俏货,尤其是宁县东区(早胜塬)的猪娃子,在这里成了抢手货。天已降黑,第二天是孟坝集,晚上就住在太平乡舞台后的老路家里。老路一家人正吃晚饭,儿媳妇儿正端着一洋瓷碗的凉拌茄子,熟油辣子糊了一碗沿子,她用舌头舔了一下,见有客人来了,又往盘子里拾了几个剁节子馍,盘子稍时端到了炕上。炕,真大,可以并排睡六个大人,土炕过去是个大灶台,中间“分水岭”只是一溜子蓝砖头,和宁县风俗不同。老家的大炕和锅台之间必须有一道“拦坎”,要不,黑灯瞎火的掉进了锅里如何?这样想着,三蛮的心里又悲哀起来,因为他小时候饥渴难耐,等不到馒头蒸熟时,急得‘喉咙里手上来了’,就不慎掉进了煎水锅里,致使现在头上还有一片“不毛之地”。

  宁县早胜往事之人物篇——三蛮

  思忖间,臊子面端上来了,上面黄花子,豆腐葱花的香味扑鼻而来,他忍不住又高兴起来,三碗面落肚,挲挲着滚圆的肚子,一副心满意足的自豪感涌了上来。好歹也是父亲派来的“少东家”,这次一定要不辱使命,赚它个盆钵溢满,锦衣归故!三蛮这样想着…… 吃罢饭,老张叫他把麻包里的熟玉米豆子给猪娃子撂一些,并挨个用搔毛梳子给猪娃子梳理了鬃毛。他发现,一头猪娃子已魂归西天了。他把手指头放到猪鼻子上,感觉已没了一丝丝呼吸,他心里一震,这次出师不利,一股不祥之兆涌上脑袋,让他彻夜难眠。

细缝。 三岔,是个什么样的乡镇,三蛮无从知道,他只知道,今天的猪娃子必须卖掉,离了奶的猪娃子三天五天卖不了,毛发就会黯然失色,形象上当然就会一落千丈。一路的景色真美,尤其是早上,旭日初露,整个大塬沟壑披上了金灿灿的外衣,每棵大树,每株庄稼,生机勃勃的立于天地之间,都神采飞扬的索取着阳光雨露。他该怎么办呢?还有脚下这挨得实实挤挤的猪娃子,三蛮的心情变得揪心起来,虽然没吃早饭,他的心头像压上了沉甸甸的腌菜石头。 奔奔车发疯似的直奔三岔牲口市。靠山,阳崖窝子的地方让猪娃子的毛色能倍增光亮,这样看上去更搭眼一些。当把猪娃子从车上卸下时,他的心情变的难舍难分,这些呆头呆脑的小家伙,简直是没投胎转世之前的天蓬大元帅,在今天这个粒米未进的日子里,它们倒也成了他的难兄难弟。今日就此别过,到了年根底,它们将成为别人砧板上的果腹之肉,想到这,三蛮的眼眶立即湿润起来,不敢动弹,稍不留神,眼角的泪水就会滴嗒在脚面上。 凭借着老张的完美口才,猪娃子终于有了归宿了,两头最精神、最尖诈的猪娃子剩下了。因为和同类抢食,一头被咬烂了耳朵,一头被踩瘸了后腿,这对于买猪的庄户人来说是个天大的弹嫌。最终,经过旁边好事人的串说,拿一头老母猪换走了这对猪娃子,老张心一横,双脚一跘,说:“头破了还在乎一砖头哩,豁出去了!!”,其实,老张的心里明镜似的,这头老母猪拉回早胜,兴平晁庄的王秃子等的要哩,少说能赚二百多元。整个西安市的肉夹馍都是兴平晁庄人供肉呢,基地是西安市的后花园——庆阳。想到大西安市人都要吃这老母猪的肉,三蛮心里花开了一样,顿时兴奋起来。他要吃饭了,不远处有个吃食摊子,是个卖死驴肉的,一块钱一碟子,他连猛子吃了两盘子,顺便再吃了一份凉皮,摸着滚圆的肚皮,嘴里在嘀咕着,“吃饱了,喝胀了,和财东老汉一样了!”,平时,在这个环境,他绝对吃不下去饭,因为这里是臭气难闻,薰气滔天的牲口市场,苍蝇牛虻乱飞狂舞,黑森森的。回来时,奔奔车厢已经基本腾空了。老张听了天气预报,九二年的第一次寒流将从西伯利亚经过黄土高原,这对老张和三蛮来说是个痛不欲生的消息,没有篷子的奔奔车在萧瑟的秋风中奔驰,简直就是个冰库。三蛮要作个全身武装,戴上了火车头棉帽子,把两根裤筒用麻绳扎死,白色的回力鞋已被猪屎猪尿糊得不成样子了,腾空了猪娃子的大麻包被他缠绑在了双腿上。在路边的田垅上他拔了几棵玉米秆,还有他在菜摊子上捡了几根萝卜叶,老母猪正在有一口没一口的干嚼着,哼哼唧唧的发出兴奋的叫唤声,车子遇到猛拐弯,一下坡时,他几手就抱住了老母猪,它身上滚烫的温度,让三蛮一下子感受到了土炕的温暖。每天这个时候,家里要吃晌午饭了,番瓜炖红芋,外加青辣子和香葱红萝卜,吃到嘴里绵绵甜甜,想到这时,口水淌到了他的膝盖上。谢天谢地,他应该感激这头丑陋不堪的老母猪,没有它的眷顾,他可能会冻的瑟瑟发抖,想到这儿,一种求生欲望让他把老母猪抱得更紧了。天上下起了小雨,好在只是一阵阵,被肆风吹走了,天色又黑了一层。 经过一路的颠簸,车子走过谭腊时,三蛮终于松开了抱着老母猪的手,他抹下了火车头棉帽,用手捋一捋头发,腿上的麻包也取了下来,把白鞋上的脏物用玉米叶子刮了又刮,然后到奔奔车的反镜上照了几下,依旧英俊成灾,他心里又快活了起来。车子经过北街车站时,他瞅着了人人熟知的徐满红,啊!终于见到了早胜的熟人,一种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的沧桑占据了他的心扉,他激动而兴奋。车站的大喇叭上,正在播放着张雨生的《我的未来不是梦》,悠扬的歌声让他热泪盈眶,欲罢不能。 车子到了工商所门口时,父亲已在这儿盼望很久了。直至奔奔车从一个黑点点到父亲跟前时,三蛮才看清是父亲,怀里拿着一件棉马甲,他顺便穿上了身,一切都那么美好,风在柔柔的吹着,草在结它的种子,他和父亲不说一句话。夕阳的余晖照耀过来,给世界万物镀上了一层金黄。 五六天的分别,赚钱是一方面,关健是让三蛮懂得了在这个深情的世界里,他必须深情的活着,为亲人,为自己,为这一切美好的美好,这是一次小小的历练,也是一次脱胎换骨的蜕变,在如山的困难面前,人的求生欲望如风中之烛,他要让这星星之火燃烧起来。或许,这只是一个微乎其微的困难和挫折,但是他必须要在前进的道路上挺直站立!他已经是一个成人了,十八岁的天空蔚蓝无比,抬起头朝前看。小鸟儿在天空飞翔,不知疲倦,永不回头。云彩依旧洁白,风儿轻轻的在散步,空气里依然弥漫着诱人的香味……

  师建军写于2018.09.13.

  作者简介

  宁县早胜往事之人物篇——三蛮

  师永刚,又名师建军,早胜北街人,喜读书不求甚解,喜涂鸦墨水太浅,学海无涯乐作舟。

早胜新生活